兜兜小胖

我就想问问护士服哪去了😢气人

不会恋爱的先生03

二更来了~软皓皓要开始不软了也请大家集思广益想要看什么样的甜的情节,来撩一撩我们的小刺猬~

03
两个人就这么在山上修行着,罗玥净没净化心灵不说,程皓反正是觉得每天的阳光都很好,甭管是不是青菜豆腐,他都总觉得这心里怎么甜丝丝的呢。

罗玥有时候想想挺羡慕顾遥的,现在这个嬉皮笑脸的程皓都能把仅有的榨菜汤给她,那当初那个带着眼镜傻乎乎的程皓得对她多好啊,想想程老爷子的话,程皓总是把自己隐藏的很深,那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呢,她会见到吗?

到了第四天,罗玥实在是饿的连觉都睡不着,程皓像心有灵犀一般敲开了她的房门把她带到了农家乐大快朵颐,两个人喝着酒体会了这些日子难有的温馨。

“你以后什么打算啊?”
“实在不行就回家呗”
“回…回家?”你可不能回家啊,我这刚…程皓内心os
“回家你惊讶什么,魂归故里懂不懂”
“魂什么魂,那是说死人的,你能不能别嘴毒到连自己都诅咒,快摸摸木头”
“知道了,我摸,我还呸呸呸,行了程大师”
“不是,你说你奋斗那么多年,这不能白费吧,主要是我…我”
“啥?”
我不想让你走!“我…觉得不值!嗯,对替你不值”说完还心虚的干了一杯酒。
“再说吧,我不想想那些现在,我就想,嘿嘿好好吃一顿”
看着罗玥狡黠的笑了,程皓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她还是笑起来好看,虽然平常怼我的时候那副傲娇表情也挺招人喜欢的。想着扒了一个虾摆在了罗玥的盘子里,可是罗玥却哭了。
“怎么,怎么茬啊这是,别哭啊”
“程皓”
“嗯,怎么了?”
“我爸走了之后,就没人给我扒过虾”
程皓愣住了,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顾遥的话,不单纯?这不说是世界上最傻的姑娘了吧,也得进个top10。
“给你扒个虾,你就感动成这样,那给你钻戒你不得痛哭流涕啊”说着用自己的大拇指抹去了那滴泪。
“滚,那能一样吗,物质是需要的不假,但是有些感动是花钱买不来的懂吗”
“行,我这就懂了,那我现在再多给您点感动”笑着继续扒虾。
罗玥说的是真的,她觉得虾都很着甜了
“那你快这点,我吃的可快”
“好嘞”


喝着喝着罗玥就又喝多了,哭着喊着撒酒疯,程皓也喝的不少了,但是他依旧是清醒的,想起刚才罗玥拒绝做题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看着罗玥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不禁产生了套话的想法。
“诶!”
“干嘛!”
“你…还喜欢宋宁宇吗”
“宋宁宇?其实我告诉你,我挺爱他的,为什么爱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那段时间他正正好好的出现了,让我觉得他可能是我黑暗里的一条光,照得我好暖好暖,可是慢慢我就发现了,黑暗里的一条光而已,光只有一点点,剩下那些黑暗让我恐惧,所以啊,我才患得患失,甚至去咨询你这个情感博主,后来果不其然,黑暗里的那些未知把我送到了今天这步田地,不过现在好了,那个字我签了,彻彻底底的断了”
“那个字…对不”
罗玥捂住了程皓的嘴,“程皓,别再说对不起了好不好,你这样会总让我想你顾遥,你和顾遥”
罗玥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嘟嘟囔囔了,可是程皓却突然觉得那好像意味着什么
“你介意我和顾遥?”程皓小心翼翼的问着。
罗玥突然乐了,醉的更明显了
“你,你哪位,谁和顾遥?”
“程皓和顾遥!”
“你这人怎么净说些让我讨厌的话呢,别总把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程皓那个大傻瓜”
“程皓怎么了?”
“我告诉你个秘密啊,我那些天拼了命的工作,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参加那个大傻瓜的宴会啊,我要去当他的女伴啊,可把我累坏了调个班多干了多少活”
原来她去了她顿时明白了第二天她为什么那个态度,程皓心里听着罗玥的抱怨心里有些满足,但是她是因为自己隐瞒了她,还是…吃醋?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程皓啊,他一直在等你,从早上就特别期待你去!”
“放屁!他明明就满眼都是他那个狗屁初恋,屁,是狗屁初暗恋。两个人抱的你侬我侬的,还拉着手跑了,恶心!他以为他是魅力男主角啊他,他…”
说着罗玥哭了起来,程皓不知所措的用手胡乱擦着她的眼泪,听她慢慢的往下说
“他讨厌死了,从遇见他我就没一天好日子,还拿那个狗屁文件让我签,谁都能,他不能!”
“为什么,他不能呢”
“因为他…我对…他,我…”
程皓的心仿佛要跳到了嗓子眼,他发现自己对于罗玥的期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可是罗玥就这么睡着了,程皓无奈的笑了,月光下罗玥的脸很显白皙,眼泪像玉盘上的珍珠含在眼角,程皓笑开了,这一瞬间仿佛过往的一切都有了解释,为什么帮顾遥也是因为他早就想好把自己的后半辈子补偿给了这个傻丫头,他为什么牵挂她,为什么面对顾遥的示好不再心潮澎湃,为什么那个宴会的第二天早上没有送顾遥离开,而是匆匆的赶去她的家,为什么顾遥哭了他只是不知所措,而罗玥眼圈红了,他都觉得心里出了个洞,想到这他慢慢的靠近了罗玥,程皓清醒的知道这个吻,也想用这个吻来开启他的未来,一个有罗玥的未来。

不会恋爱的先生02

02
罗玥的腿摔青了,但是这点疼不算什么,比不上什么,如果之前那些错觉都不能证明什么,现在她知道了,为什么这么疼。但是她知道这毫无用处。善良如她,她从来没用被害人的身份否认过她对顾遥的伤害,但是她只是想撇清,放开,错了吗。
但是这一瞬她解脱了,真正的解脱了。至于程皓,她无力了,不想想了。
就在罗玥觉得新生活开始了的时候,她被领导谈话了,当资料摆在桌面上的时候,她不愤怒,不慌张。
“我辞职”
回家后罗玥不洗脸不梳头不吃饭整整三天,程洪斗敲了门了,用誓不罢休的气势,她只能开门。她无法抑制地大哭大叫,她埋在程洪斗的肩上。程洪斗吓坏了,心疼啊,这个丫头。
“我…”罗玥抽泣着。
“怎么着”
“我…我饿了”
“饿…饿了,丫头别哭…啊别哭,叔叔给你做,给你做”拉着罗玥回到了自己家,在罗玥吃完了一碗面时
“什么情况啊,你这是”
“我…辞职了”罗玥这不笑还好,越笑他心里越难受
“你可别笑了,真难看”
“没事叔叔,谢谢你的面,我没事,死不了”
“为什么呀?”
“您别问了,我回了,我还来您这吃面”
“行,管够”
“主要是让您看看,我没死”
“臭丫头,回去吧”
“嗯,好”
“诶!”
“怎么了”
“得来呀,让我知道知道”
“好的,老爷子”

程洪斗送走了罗玥,就打电话给程皓
“喂,爸,怎么了”
“我问你,你这几天看见罗玥了吗”
“没…没有啊,怎么了”程皓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那她为什么辞职你知道吗?”
“辞职?什么意思,她辞职?”
“三天了,不吃不喝,今天我去敲门,都没人样了,好好个姑娘脱了相了都,你去问问,问问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姑娘就这么废了呀”
程洪斗的每一句话都像扎在了程皓的心里。
“诶,臭小子我和你说话呢,还有你怎么就三天没跟人家联系啥也不知道啊”
是啊,没联系,他怎么有脸再去联系她,虽然想她很想她。
“爸,你挂了吧,我去问问”

程皓冲到酒店找到Peter,知道了真相之后,那一刻他懵了,他自己这是做了什么,他喜欢人家他活该备胎,罗玥犯了什么错呢。
他开车到了罗玥家门口,想敲门时才想起了顾遥,怒气冲冲的跑到了楼梯口打了电话,之前的程皓应该永远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对顾遥那种语气说话。
他质问,他愤怒,当听完顾遥那套理论后,他只觉得无力。
“顾遥,我是不了解你现在的生活,我甚至不了解现在的你”变得我不认识,不是我想帮的那个顾遥。
我傻?对,我太傻了才去伤害罗玥。

程皓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他渴望是一场狂风暴雨,可是罗玥开门之后就简单的平淡的让他走了进去,程皓害怕了。害怕短暂因为他看见罗玥瘦了,才三天啊,本来就瘦的她感觉一阵风就要吹倒了,
罗玥平淡的和他说话,而且丝毫不怪他,他愧疚更心疼。
“好了,别为你的愧疚在这里愁眉苦脸了”
“那…我帮你找对象,这个是我本行”
“找对象?”罗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了,我就要你这个对象。
“不是,你不找的的话也行,我陪吃陪喝陪玩”
“呵,您这是要包养我啊”
“什么包养,我养你!”程皓是认真的,他想养罗玥,把这只小刺猬的伤治好,以后不用再受伤,没事出去去扎扎人就好了。
罗玥愣了,心里怪怪的,这是啥意思?
就在此时罗玥的母亲来了电话,一通折腾后,两个人对视着笑了出来。

罗玥还是参加了那个修行班,程皓果然死皮赖脸地跟了过来,她是开心的,但是她也很讨厌这种感觉,女人的逻辑毫无道理可言,她认为,程皓来是为了愧疚,为什么愧疚,为了那份文件,为什么会有那份文件,妈的因为顾遥,为什么因为顾遥,因为这个傻子喜欢顾遥,所以她才对程皓冷嘲热讽,但是程皓好像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就是要跟着她,名曰保护她的安全,正在罗玥嗤之以鼻的时候手机被没收了,她有点庆幸他来了,但是转身看见程皓得瑟的表情,庆幸个屁,还是想一酒瓶子打晕他。

下章就开始甜了,因为着急甜甜他俩,所以可能会二更~大家有不满意的多多留言哦~探讨一下,估计后来会有车,毕竟程皓小处男不能放过!

不会恋爱的先生01

不会恋爱的先生01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来这吃饭吗?”
“为什么啊”
程皓此刻心里是忐忑的,或许他从顾遥手里接过这些材料的时候他的心就没有安宁过。
“科学显示,黑暗下人会变得脆弱,敏感,暴露自己的本心与弱点”
“我…”
“说说吧,今天找我什么意思,直说吧,扭捏,与惺惺作态毫无用处”
罗玥知道今天的程皓是带着目的来的,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是有关于那场荒唐的恋爱的,但是女人的心软还对程皓抱有希望,那个曾经与自己吵闹,欢笑的人不会的,不会的,就…不会的。就像她当初明明觉得宋宁宇有问题之后还是被骗了一样。
但是程皓在我心里和宋宁宇一样吗,思考着程皓出了声,那不安的声音,不仅打断了思考更让罗玥心跌入了谷底。
“你自从遇到了我,就事事不顺,其实仔细想想我要对你说对不起,我…”
“程皓别让我瞧不起你。”
“我…”黑暗中程皓感觉罗玥那双有力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不自觉低下了头,“顾遥她不容易,她…”
“呵,对了,这就对了,你就是压根没放下顾遥吧”
“我…”
“继续你要说的,别说多,别说多,直奔主题吧”
“你…你就帮顾遥…把那个字签了”
“程…”
“我知道,我知道,算我欠你的,我补偿你,我当牛做马,我随传随到,我言听计从,我都答应你,你就…就帮帮她,好吗,罗玥”程皓去一鼓作气说了这段话,觉得心脏跳的越来越快,他知道伤人而不自知心安理得,可他知道,他在拔刀,撒盐,可顾遥他怎么能不帮,那个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骗自己自己能做到,为了顾遥。
就在程皓心里复杂的时候灯亮了,再晃眼再不适应都无法看不见罗玥发红的眼圈,她要哭了吗,之前不是无论怎样都不会哭的吗。
罗玥终于听到程皓说出口了,她怀着早知如此的心态,却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程皓,我签,你只有三分钟,过了我就后悔了”她在赌,赌什么呢,她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筹码是什么。
程皓的感激只有一瞬,他没办法,即使错开眼神也没办法忘记那个眼神,他扣着座椅,手慢慢的伸到公文包,但他感觉越靠近那份文件他的手越感觉到灼热,他一咬牙伸进了火炉拿出了文件摆在了罗玥面前,拿出了笔,还在犹豫着递出,罗玥就一把抢过笔签了字,他吓坏了,还不等反应罗玥就跑了,灯暗了,他只听见一阵跌撞,一阵碎响,她摔倒了吗,“你没事吧,你…”
周围的骚乱。让他更乱了,他想追,但是他买不开腿,一股气哽在了喉头,程皓在黑暗中做了回去,没有一丝夸张他感觉自己的心漏了一个洞,风吹进那个洞,荒凉,他疼。
当等再次开启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份文件,机械的收拾好走出了饭店。他告诉自己,很好,程皓你可以的,给顾遥,她走了,你就像你说的,当牛做马,对,没那么复杂程皓。
他去了顾遥的酒店敲了房门,顾遥开门让他进去,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动只是递上了文件。
他看到了顾遥的欣喜,他却再也无法为了她的这份欣喜而感到喜悦了,而顾遥心里的那的快感绝不仅仅是拿到了文件的快感因为她知道。她想要保住程皓却躲开了,她也毫不在意,只是在想这个善良的好人不痛快罢了。
“谢谢你,我就知道程皓无论怎样都会在顾遥身边支持她保护她,而且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办到,你…”
“你怎么知道?”程皓抬头看着她。
“因为,我就是知道啊”
程皓无心和她说话,就回了家。张铭阳在他家,他却再也没闲心和他打嘴炮了,而张铭阳作为他的死党一样就看出了哥们的不对劲。
“不是,你怎么了”
“你说…我…”
“快说啊,你可急死我了,怎么了,顾遥出什么事了?”
“我今天对罗玥做的…我…”
“你把她怎么了,你能把她…”程皓看看他“你…你不是吧,你不是真的…”
“我帮了顾遥,你应该开心啊”
“放屁!别人行,你他妈行吗”
程皓再也没回答,上了楼,他躺在床上,无论睁眼闭眼都是罗玥,他甚至快要喘不上来气,他很想问问她受没受伤,她怎么样了,可是伤都是他给的他还有脸吗。
这时张铭阳气势汹汹的走了上来,“哥们儿接下来的话,大义凛然地跑开了哥们喜欢的人,就是你兄弟,我就问你你他妈仔细想想,一个那么坚强的小刺猬,怎么就让你给伤了,怎么就给你机会让你伤了,你在他妈的仔细想想,你疼不疼!活该,他妈疼死你”
“滚!”

过于生气,所以决定自己写文了,有人看吗

求文

一个文东哥和凯凯都有孩子,凯凯住在东哥父母对面

【楼诚】明氏高中1

明诚是明氏高中高三的一名学生,多少学弟学妹们的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因为姓明的原因,从入校开始就收到众多关注,但是明诚从来都是笑笑否认,我哪那么有钱啊,你看我像有钱的样子吗
说到长相,那明诚肯定是公子哥一枚,但是这用的吃的却是平价了不少,丝毫不像隔壁明氏初中的那位明台小少爷。而且说到抠和爱财没人比得上明诚,所以慢慢大家也就觉得姓明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明诚是在初中的年纪进入明家的,常年受虐待的身体就连吹吹风都会发烧,更别说是上学了,所以初中这三年都是在家里养身体过的。本来明楼和明镜是出于心疼,只希望阿诚能身体健康就好了,可是明诚每天看到明台去上学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告诉自己不要贪心。慢慢明楼就发现了,开始在家教明诚课程,每天只要放学就飞快的跑回家给他的小阿诚上课。所以别人的初中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他是在哥哥的腿上念了三年书。
到了上高中的年纪,明诚的身体也好了起来,开始窜了个子,就去了明氏高中上了学。
上学的第一天,明诚就成了焦点人物,一个长相如此俊俏的小哥哥到哪都是中心,更别说还姓明了,只这一天就不知有多少人靠近献殷勤,虽然明诚很帅,但是他帅而不自知啊,他觉得他的哥哥才是最帅的,他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而已,所以他认定这都是因为他姓明的原因,这让从小受到虐待的明诚心里很是不安和恐惧,所以回到家在饭桌上闷闷的和大哥大姐说:“我可不可以不说我是明家的孩子啊,你们也别去学校找我,我…我不想…”
明诚看着明镜的关心的表情顿时说不出话了,并且心里暗暗责骂自己不知好歹,明镜刚想追问明诚是不是受了欺负,明楼就插嘴说:“大姐,阿诚长大了,一定有自己的考量”说着摸摸阿诚的头继续说“但阿诚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大哥大姐好不好”明诚点了点头就埋头吃起来晚饭。
晚上两个人在书房明楼看书,明诚写着作业,却总是一眼一眼的瞟明楼,这么一双大眼睛总是看着你怎么可能注意不到,便放下书“我的小阿诚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吧”
阿诚一看瞒不过哥哥就用小奶音嘟囔着“可是…可是…那是因为我是明家的人”
明楼笑这孩子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啊“当然是因为你是我明家人,因为明家人到哪里都是优秀的”
“那哥哥也这样吗”阿诚趴在明楼对面的桌子上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明楼
“当然…”还没等说完明诚就愤愤的说“那哥哥也总有女孩子在身边,还给你吃的,一直恶心吧啦的说话递纸条给你!”
“嗯…嗯?你这不是才上学第一天吗”明楼再也不能淡定了
“所以啊,我觉得她们好假哦,都是因为明家的钱,你说是不是呀哥哥”
明楼看着明诚的笑脸内心简直翻江倒海,这帮人看我的小阿诚可爱就往上赖,真是&@%#…!
“哥哥?哥哥!”
“嗯?”明楼回过神来“嗯,对,不要理那些虚伪的人,离她们越远越好!嗯,越远越好!”
“嗯,阿诚知道了,但是…”
“但是什么?”
阿诚说着搬着椅子坐到明楼旁边,支着胳膊看着明楼说到“我觉得哥哥受欢迎,他们一定是真的喜欢哥哥的”
“哦?”
“因为哥哥长得好看,学习好,有礼貌,善良,声音好听…”
看着明诚掰着手指认真的罗列着自己的优点,心里的暖要溢了出来,可是说着说着阿诚就不是很开心的说道“所以有那么多人喜欢哥哥啊,怎么那么多人啊,那哥哥喜欢她们吗”
明楼看着阿诚的皱褶的粗眉头,这是…这是吃醋了?
虽然在阿诚一天天的成长中明楼逐步的明白了自己的心,但是他并不想误导了阿诚,便试探着问“那哥哥…只喜欢阿诚好不好”
“真的吗?”阿诚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可是如果哥哥一直只喜欢阿诚一个的话,那阿诚就要和哥哥一辈子在一起了”
阿诚奇怪的说“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
明楼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明诚虽然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了但是这些年的经历让他不懂情爱是何物
“算了,等阿诚真的哪天想好了,我们在讨论吧,我们洗洗睡觉吧”
说完只留下阿诚自己一个人想着哥哥的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