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小胖

【楼诚】恋爱视角

2.明楼
明楼不止一次庆幸于那天大姐的一时兴起,明镜那天只是突然想到要去佣人们家里看一看,送写吃食过去,走到桂姨家就听见有人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再通过门缝一瞧,依稀看见阿诚蜷缩在地上的淡泊身影,明楼马上就急了找东西撬开了门锁和明镜跑了进去,看到阿诚他的心都要碎了,当机立断就带阿诚回了家。他赶走了桂姨,和姐姐说:“我要养他,我会养大阿诚”
明镜从来没见过他的弟弟如此坚定如此愤怒,而且阿诚也实在是招人联系就同意了。
自此明楼就多了一个小尾巴,慢慢的阿诚也融入了这个家,对明镜和明台也放松了许多,但是明镜总是在阿诚照顾明楼时娇嗔着说:“阿诚啊,你心里只有你大哥,满满的都是你大哥啊”
明台马上就嘴甜道:“那我心里满满的都是大姐”大姐心满意足,明楼也是把满足挂在脸上揉着阿诚涨红的小脸心里想着:那当然,阿诚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后来明楼与汪曼春相恋了,明楼算是喜欢汪曼春的,虽说是汪曼春先告白的。虽然有了恋人但他却心里空落落的,因为他的小尾巴,不再跟着他了,不再粘着他甚至连笑都很少对他笑了。他就开始烦恼,曼春看出师哥的心不在焉撒娇道:“师哥,和人家约会还不专心”
“啊,我在想阿诚,最近他好像躲着我的样子”
汪曼春听到这心里不开心了,但表面没有发作“孩子长大了,肯定有自己的秘密啊,阿诚,阿诚,阿诚,师哥你知道你总是提到他吗,他才是你的是爱人吧”
“胡说什么呢,你知道的阿诚的身世,我对他…”
“那就不要总提了,你救了他已经很好了,他现在是有秘密了而已,以后他也会有爱人啊,你还总那么刨根问底的吗”
明楼没再回答就陪曼春去看了电影,可是他却一点也看不下去,脑子里都是阿诚:为什么阿诚不像以前了,长大也不能这样啊,有秘密了?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以后会有爱人,和我像曼春一样?想到这心里更加烦躁了。
当天晚上,阿诚居然要回到自己房间了,看着阿诚十六岁日渐挺拔的身姿,啊,阿诚长大了,我的确不应该把这他不放,想叫住他,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便只说了句晚安,看着阿诚没有一丝犹豫的走出自己的房门,他也生了气: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后来几天两人也不温不火,明楼为人内敛,虽然什么都不说和往常一样,但心里早已翻天覆地了,阿诚啊,我的小阿诚
明台生日那天,明楼是开心的,不是因为明台而是阿诚答应了要来学校找他,自从和曼春在一起后他就再没和他的小阿诚手牵手一起回家过了,真个人一天都在期待着下课,和曼春说明了缘由,就想飞奔出去,但无奈曼春死挽着他,他也不好说什么,开开心心的去找阿诚,可是阿诚看到他之后只是低着头问了声好,他还在想阿诚怎么了,在学校不开心了,就听见曼春的话,他一下子就火了,刚想发作就听见阿诚说了声:汪小姐好,大少爷好之后跑了
大少爷?大少爷!三个字像三把刀子一样扎在了明楼心口,甩开汪曼春的手第一次对她发了火:“我告诉你汪曼春,明诚是我弟弟,什么下人之类的话,别让我在听到”他能想象得到自己狠戾的样子,无视了汪曼春的惊讶,转身跑去寻找阿诚,跑得过程中他在想阿诚你在哪,是大哥不对,阿诚是不是哭了,阿诚是不是不会再理我了,哪都找不到,想到阿诚是不是回家了,怕大姐知道,进门的时候强忍着慌张,进门却不见阿诚的身影,刚想出门,就看见他的小阿诚回来了,如果阿诚抬头,就可以看见明楼一瞬间的慌乱,庆幸,感激。
一整晚阿诚都没再看他一眼,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乱,明台吵着要和明诚睡,他只好先回房间去,想着明天再和阿诚说,回到房间他就开始灌酒,心里烦躁一回家醉了,躺在床上明诚之前睡着的那一边睡去,梦里是十岁刚到明家的阿诚,得了第一的阿诚,软糯的叫他哥哥的阿诚,最后梦境越发不受控制,他梦见赤裸的阿诚,用水润的大眼睛看着他,哥哥哥哥的叫他,他狠狠地拥有了他,第二天醒来,下身的滑腻让他意识到了自己昨晚的梦,他从来没做过春梦,就连第一次生理现象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而已,根本没有谁让他这样过,他慌乱的洗个澡换好衣服上了学,看都没看阿诚一样,心里无法冷静,因为这件事他没再追究汪曼春,马上就接受了道歉和好了,他在想一定是昨天一天都在想着阿诚,才这样的,曼春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就这样两个人僵持着,直到明镜从别的老板那里听见了他和曼春的事,他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他心很痛不不是心痛他即将逝去的爱情,而是看到大姐的心痛,眼泪他明白自己干了什么,便也不再说话虽然在大姐眼里他是在反抗,他就任大姐打他,后背好疼,晕倒之前或许没人听见,但他知道他下意识地在呼喊着他的阿诚。
醒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他的小阿诚,阿诚悉心的照顾着他,他心里自己都没察觉的冒出一丝甜蜜:阿诚,还是在意他的啊。没意识到他是一个失去爱情的人,哪里应该甜蜜
过了两天曼春冒着大雨来闹,他才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让阿诚去看看,阿诚低着头没说什么就去了,过了一会阿诚还不见回来,他就跑到大门口,正好看到阿诚被打,和听到汪曼春嘴里的恶语,看着阿诚雨中倒下的身体,明楼怒了,一把抱过明镜怀里的阿诚,汪曼春看见他就拽着他的手臂想看到了希望,而明楼狠狠的踩灭了他的希望,看看怀里的阿诚,冷酷的说了一觉:“汪小姐请回吧”
他知道大姐知道了他的意思,会多么残忍的对待汪曼春,但是他不在意了,他只在乎怀里这个看着要破碎的纸娃娃,心里好痛,阿诚发着烧,他就不顾着自己的伤手在他身旁,阿诚烧的胡言乱语,但最多叫的就是大哥救我,明镜听了忍不住心疼的哭了,骂着明楼,你看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明楼知道了阿诚都是为了他,低头不可见的掉了眼泪,明镜是惊讶的,他的弟弟哭了,就没再多说什么,从那天意识到了,阿诚是明楼的逆鳞。
明楼握着阿诚冰凉的手,一遍遍的抚摸着阿诚的脸庞“阿诚,哥哥不能没有你,别丢下我,大哥错了”
看着阿诚,他做出了决定,找到大姐:“大姐,我想带着阿诚去巴黎读书”
“那…”
“汪曼春那里,您就看着办吧”
“好”明镜心里有点感谢阿诚的存在
阿诚终于醒了,当明楼看见阿诚水水的大眼睛又回来了的时候心里不知多感谢老天爷
“阿诚你愿意和大哥去巴黎吗”
“嗯,阿诚愿意”
阿诚谢谢你,还愿意陪着我。

tbc

评论

热度(24)